[CSIS]Reconnecting Asia: Mapping continental ambitions

Historical Atlas 12 Maps Covering 12,000 Years of History By CSIS2017 Early Exchanges (10,000 BCE) Overland Empires (200 CE – 1300 CE) Maritime Dominance (1300 CE – 1914 CE) Conflict & Integration (1914 CE – Present) Early Exchanges (10,000 BCE) Physical geography has challenged and shaped connectivity within and across Eurasia since its first civilizations…

Shale Gas Revolution and Its Impact on Global Energy Geopolitics(页岩气革命及其对全球能源地缘政治的影响 )

  【摘要】近十年来,随着美国页岩气核心技术的改进,其商业化开采迅猛增长。页岩气产量增长不仅对美国国内的能源、交通、外交等领域产生了直接影响,也对全球范围内许多国家产生了地缘政治冲击。本文指出页岩气革命最终将会对世界能源格局乃至全球地缘政治产生巨大影响。但必须要明确的是这一进程并非即将到来。它将会一定程度上减轻能源进口国的对外依赖程度。但同时却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可以绝对自给自足。它意味着传统的天然气出口国将会受到一定冲击。但是目前的全球天然气市场中大量的长期交易合同又能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缓冲页岩气革命带来的直接压力。再考虑到页岩气革命的多种不确定性,我们必须对其保持严谨的乐观态度。 【关键词】页岩气;水力压裂技术;美国;全球能源市场;地缘政治 Shale Gas Revolution and Its Impact on Global Energy Geopolitics WANG-Longlin (Peking University, the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Beijing, 100871) Abstract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core technologies, United States’ shale gas production has increased dramatically in recent years. The shale gas revolution not only has obvious impact on the energy, transportation and…

Empire of bases: the expansion and reshaping of America’s Overseas bases since WWII(基地帝国:美国二战以来海外军事扩张及其重组)

Empire of bases: the expansion and reshaping of America’s Overseas bases since WWII(基地帝国:美国二战以来海外军事扩张及其重组) Longlin Wang 近日,笔者参加了美国太平洋战区(PACOM)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Admiral Harry Harris)参加了斯坦福大学与北京大学共同举办的题为“印度—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安全”(Security in the Indo-Asia-Pacific)的闭门电话研讨会(Teleconference)。在研讨会上,哈里斯就相关问题阐述了美国的立场。 在论及朝鲜问题时,哈里斯称朝鲜最近的导弹试射严重威胁了国际安全。他强调称,朝鲜危机的恶化极大地威胁了美国盟国韩国和日本的国家安全。逾十万的驻日驻韩美军及其家属人员的安全直接受到朝鲜核危机的威胁。因此,包含部署“萨德”在内的美国的安全行为都只是受到朝鲜方面的威胁后的“反应性措施”(Reactive actions),中国无须过度担心美国的战略意图。进一步地,他表示美国并未与朝鲜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也就并不能对朝鲜形成直接的影响力。相反,中国作为朝鲜的“盟友”(Ally),与朝鲜有直接接触的便利却不情愿施压。因此,中国需要积极地向前一步(Step up)以主动缓和半岛危机。 在场的参会人员不无讽刺地说:“哈里斯居然强调朝核危机的恶化会威胁数万美国驻韩驻日军人及家属的安全。美国作为域外国家主动在日韩两国陈兵数万威慑他国,然后反而称这些美军受到了本地国家朝鲜的安全威胁。这岂不是‘贼喊捉贼’?”的确,美国政府以及哈里斯这种美国高级官员早已将这种论断视作理所当然。但要知道为什么美国政府如此心安理得,我们有必要就美国的海外军事基地扩张史以及哈里斯本人的出生经历进行简单的梳理。 众所周知,作为捍卫国家主权与国民安全的暴力工具,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军队基本都部署在本国领土或者领水内。在特殊情况下,特定主权国家的军队才会通过军事演习、海外护航、军事交流等形式进入其他主权国家领土或水域。即便在这些情况下,一国军队的对外派出也是短期性的或者说非常驻的(比如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海域附近的护航行动)。 但恰如上文中哈里斯所提到的,美国仅在日韩就有数万驻军。这显然意味着美国的军事部署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同。换言之,美国当今的军事部署是全球性而非内部性的。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美国在世界70多个国家维持着约800个军事基地及军事设施、与数十个国家维持着军事同盟关系并在超过150个国家有军事存在。以美国国防部公布的官方数据来看,截止2016年年底,约有23.98万的美国空军、海军陆战队等各兵种军人及国民警卫队、预备役等军事人员常年驻扎在海外基地或者在世界各个角落执行任务。按照美国《国家》(The Nation)杂志的说法,美国海外驻军的时间跨度、军事基地的数量及驻军规模毫无疑问为人类有史以来所有帝国、国家之最。 图 1: 美国海外主要驻分布示意图(统计人数包括作战部队及国民警卫队、预备役等准军事人员)* 数据:The Defense Manpower Data Center,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7). Counts of Active Duty and Reserve Service Members and APF Civilians:By Location Country, Personnel…

Is “racial segregation” the Achilles’ Heel of America?(“种族隔离”问题是当代美国的阿喀琉斯之踵吗?)

在人们的印象中,摩天大楼林立、华尔街上行人匆匆、时代广场上人头攒动、小轿车汽笛轰鸣才是纽约市应有的样子。然而当笔者从时代广场附近的地铁站坐上前往哈林区(Harlem)的2号线地铁的那一刻,这种对纽约的刻板认知突然开始转变。 与笔者一同乘地铁前往哈林区住宿的朋友刚上地铁便将我拉到他身边窃窃私语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班地铁上几乎都是黑人!在这位朋友的提醒下,我顺势扫描了一下我们所在的车厢。果然,十之八九的乘客都是黑人。我们两个亚裔面孔显得似乎有点格格不入。坐在旁边的朋友个子不高,看起来似乎有点神色慌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两个人同行不用过度担心。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抵达目的站125街。当我们走出地铁站的时候,纽约的天色已经很暗,街道两边的建筑在灯光掩映下依稀可见。和电影《布鲁克林》里面一样,哈林区的建筑几乎都是5-6层的老建筑。街道不宽不窄,但其清洁程度已经远不如曼哈顿下城。与下城相比,街上的行人明显减少,街道旁的商店的装修风格也远不如下城那般绚烂多彩。放眼望去,街道上鲜有白人。如果不是街道上遍地英语的广告牌和标语,外来的行人把这里误会成为某个非洲国家的城市也不足为奇。 步行约十分钟后,我和朋友抵达了在Airbnb上提前预定好的民宿。不出意外,民宿的房东也是黑人。在简单的寒暄和交接钥匙后,房东便随即离去。同行的朋友在入住后不断抱怨之前预定民宿的疏忽,也不愿与我一起出门去周边地区逛逛。在留宿两天后我们安全离开。尽管这次哈林区的住宿经验并不算惊险,但同行的朋友仍然悻悻地抱怨道:“这里很不纽约、很不美国!” 如果说哈林区“很不纽约、很不美国”,那纽约和美国应该是什么样子呢?笔者带着这样的问题采访了康奈尔大学政府系杰米拉·米切纳(Jamila Michener)副教授。 米切纳教授本科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并在芝加哥大学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作为康奈尔大学政府系仅有的非洲裔女教员,杰米拉关于不平等(inequality)、美国非洲裔、美国种族及族群政治(Racial and Ethnic Politics)的研究方向也在该系独树一帜。笔者走进米切纳的办公室便看到书架上有序地摆放着各种与美国种族、族群相关的学术书籍。 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后,笔者问道:“美国早在上个世纪就从法律上/形式上承认了不同族群之间的平等。但我们似乎很容易看到当今的美国不同种族和族群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各方面仍然存在实际上的不平等。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米切纳说:“法律上或者说形式上的平等当然已经实现了。但我们随便查找某个领域数据就会发现‘种族’与很多‘不平等’(Inequality)依然高度关联。比如,不少研究发现,种族与人均收入几乎直接相关。” 米切纳边说边在她的工作电脑上找到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关于美国各种族人均收入的调查报告。美国不同种族人群的人均家庭收入对比。图中数据线从上至下分别为亚裔(Asians)、白人(Whites)、西裔(Hispanics)、黑人(Blacks)。数据来源: Demographic trends and economic well-being. 从皮尤中心的数据不难看出,非洲裔/黑人(Blacks)2014年的平均家庭收入约为43300美元。而白人(Whites)2014年的家庭收入则约为71300美元。如果不考虑美元的通胀率,非洲裔2014年的家庭收入尚不及白人1967年的家庭收入:即图中所示的44700美元。 米切纳补充道:“经济层面的不平等其实更为显性。在此之外,非洲裔还面临着极为隐性的系统性隔离(Systematic segregation)。” “那何谓隐性系统性隔离呢?”笔者追问道。 “首先,我之前提到过,法律层面的歧视政策已经不复存在了,当下美国所存在的这种‘隔离’是在法律层面之外的极难被人察觉的某种‘隔离’,这即是所谓的‘隐性’。而所谓‘系统性’即是说这种隔离并不仅仅是我们刚才看到的这种经济收入方面的,它更涵盖住房、教育、就业等方方面面的‘隔离’。就住房方面而言,如果你是非洲裔,当你去售楼处购房时,售楼处的工作人员一般会给你推荐该城市的黑人聚居区的房产。如果你坚持要购买白人聚居区的房产,售楼处可能会答应你。但一旦你入住白人聚居区,你周围的白人邻居可能会‘用脚投票’纷纷搬走。” 说到这里,米切纳找到了一个英国BBC的专题报道《为什么美国白人和黑人不住在一起?》。笔者查看了这篇报道,全文论述的正是美国黑人入住白人聚居区后白人邻居纷纷搬走的这一消极现象。 BBC关于美国当代城市“种族隔离”的专题报道。来源:Vaidyanathan, R. (2016, January 8). Why don’t black and white Americans live together? BBC News. 解释完这种住房“隔离”后,米切纳紧接着说:“美国的住房并不仅仅意味着住房本身。你所在的居住地区上缴税收的多少直接与该地区的居民的收入水平挂钩。而上缴税收的多少又直接与该地区政府能够投入到学校、医院、道路等基础设施和服务领域的财政拨款的多少挂钩。如果你居住在黑人聚居区,那么该地区居民上缴税收不可避免地相对较少,该地区的公立学校、医院和道路的质量也就相对更差。这一点就能引申出来另一个方面的‘隔离’——‘教育隔离’。很显然,如果你住在黑人聚居区,你的孩子所能上的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可能得不到保障。进一步地,你的孩子要进入更好的大学就读的几率也就大幅度降低。同是按照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以2015年的美国25岁及其以上的成人中拥有学士学位的比率为例,非洲裔的这一比率仅为23%,远低于36%的白人,更遑论与高达53%的亚裔相提并论。” 25岁及其以上的美国成人中拥有学士学位的比率(分种族)。来源: Demographic trends and economic well-being. “‘教育隔离’会带来更深层次的‘就业隔离’。”米切纳极为忧虑地说道。“由于广泛存在的‘教育隔离’和既有的刻板印象,那么‘就业隔离’也就不可避免了。首先,由于非洲裔平均接受教育的程度要相对更低,那么很自然地,非洲裔的就业能力也就相对更低。此外,美国的求职市场中还广泛存在着某种隐性的种族歧视。哈佛大学的德娃·佩吉尔(Devah Pager)教授在去年发表的《低工资劳动力市场中的歧视:一份实证试验》(Discrimination in a Low-Wage Labor Market:…